莫尼卡·德玛特
 

  “一幅好的艺术作品就好比一座冰山。”在我和她1998年的一次交谈中,段建宇曾经这样告诉我。她指的是作品像冰山一样,包含许多“隐含”的意义,而“隐含”的内容在她看来正是画作最为重要,最慑人心魄的部分。
  绘画是一种受到多种限制的艺木媒介:这不仅仅描画布平面的局限,更缘于艺术本身对于中西方绘画传统的依赖。因此,要表达个人的情感和思想,作品就必须具有原创性,必须能够无拘无束地进行表达个人的感情和思想。如果用严格死板的框架将艺术程式化了,就有可能导致绘画作品了无新意,而现在许多中国的艺术教育就是这样的情况。
  然而,段建宇却总是能够以嘲讽的画风,对作品角色的颠覆以及令人意想不到的主题创作出鲜活有趣的作品。鸡是绘画作品中极为少见的主题(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了她的作品《艺术鸡》,她制作了99座真实大小的鸡的雕塑),然而它们却一改平日标志性的憨态,跃上段建宇的画布成为了作品中的主角或观察者,并被重新赋予了美丽或玩世不恭的基调。
  出现在她的画布上还有鸟、熊猫和猪等其它动物,它们时而以猎物的形象出现,时而又像人类般成为画布的方角,这些动物通常以群组的形象出现性画面的前部。
  她在作品中引入了艺术史上的知名画作,尤其是西方画作中的要素并加以变化,重塑了令人拍案叫绝的动物主题的“修正作品”。画面上同时出现的各种要素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长如被小鸡围绕着的女乘务员—一达到了一种奇异的错位效果。
  我认为,最为成功的作品不会流于表面的不羁,而是能从强烈的观念性主题中自我解放。做到了这一点,最终的作品才能以其新颖的特质成为真正的天成之作,就像不墨守成规的诗篇。

首页
返回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