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建宇的《艺术鸡》--高明潞
 

  在段建宇的《艺术鸡》中,[彩页46-21]“鸡”似乎成为了这种都市身份的代表。“鸡”是一种象征,是批量生产的廉价物和享受物.是性交易的符号,是温顺的逆来顺受者的象征。段建宇的《艺术鸡》蕴含着“一石三鸟”的讽刺性效果。它是对艺术交易、都市性格和都市人性的思考和讽刺。其中,《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现场中的艺术鸡》显然是针对艺术家和艺术展览机制。而在另一件《艺术鸡》作品中,[彩页46-1]一个女孩子在山坡上画都市风景,她裸露的腿是一种挑逗和煽情,但段建宇把它放到了都市“小资”的情景中,性的诱惑和鸡的主题构成了艺术与都市文化、经济不可分割的关系。段建宇的高妙之处是将这种隐喻性融入了东方水墨的虚幻之中,这种虚幻感更增加了画面的性幻觉。一些西方现代大师的绘画被她修正为具有东方主义格调的、纯粹性感意味的作品。比如安格尔的《泉》,原作的理性和古典美被笼罩上了东方飘逸的情调,浴女被一群象征着异性性爱的鹅簇拥着。安格尔原作中古典主义的典雅和男性羞答答的理性描绘被段建宇直接赤裸的性挑逗所颠覆。[彩页45-2]同样,马奈《草地上的午餐》中的裸女也成为赤裸裸的孕妇[或没有脸皮的荡妇],与地上的“艺术鸡”相呼应。如果说,马奈用“荡妇”作为视觉语言去冲击社会上层贵族的道德伪善,那么,段建宇的画则是对马奈的带有女性歧视的“绅士”修辞模式的戏谑与嘲讽。

首页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