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存智慧做主 张巍
 
 
今天,艺术离我们很近,这种距离已经能够让我们在日常状态下触手可及。而我们对艺术的理解也像一日三餐那样,成为一种惯例。艺术成为我们日常生活运转的调味品,帮我们再一次确定着我们所拥有的情感、情绪和掌握这个世界运转密码的可靠性,或者帮我们吸食着这日复一日的时间。我们沉迷在艺术所表达的世界中,通过艺术所表达的质疑也变成一种策略,艺术品成为一种媒介,我们在不断的消费它并庆祝围绕着艺术产生的种种事件。艺术就这样成为了我们要做的一件事儿。
 
但如果我们把作品看作是人的化身的话,当作品本身和人遭遇的时候,它的生命性是可以被触发的。但艺术的化身应该不是那个在第二人生中被人操控的动画形象;如果我们愿意,它应该是一个携带着某种催化剂的开关,不断微微地给我们施加和这个世界协商的力度,从而让我们感知到世界存在的种种可能性。我们和作品接触的过程,建构着我们去认知世界的能量和方式。这种艺术作品的生命力让我着迷,它就像一个神奇的导游,让你去感知你生活世界的奇特之处。但同时,它并不简单。
 
建宇的绘画就有这样一种气质。她绘画中的简单和幼稚几乎想让人立刻放弃,但是就是那点对简单和幼稚的精神性,像一根细细的线,能够把你一次次的牵引回来。她的绘画里,不是要告诉我们一个艺术家所确认的世界,或者表达一个我们所熟知的现实;而是打开一个我们无法确定和准确表述的日常生活自身运行的情绪密码。这个密码系统,不是被一个系统或者某种集体意识所控制或者赋予,它存在于每个个体的小宇宙里,它带有某种不可控制的神秘性。在建宇的绘画里,她提供给我们切入这种不可控制的神秘性的路径,或者说某种不确定的建议。所以在和她的绘画交往的时候,我们更多所要想的,是如何放弃自己,而不是如何把绘画所表达的东西,纳入到自己认知的世界之中。在这种情景下,“放弃”后所能够获得的,就是给自己所认知的世界打开一个小小的缺口,而这个缺口就可能导向与另外一个世界的遭遇,或者是让我们更加逼近日常生活的真实。
 
当我们谈起日常生活的时候,它很容易被日常的琐碎取代;而且很容易被忽略或者淡忘,因为它属于每一个人。日常生活中的政治性,也没有我们所熟知的大政治那样具有诱惑力,因为它没有那么多的戏剧性和煽动性。但是,日常性具有水的特质,它的存在,是现在时的;它的能量的积蓄,是靠对日常的高度敏感所逐渐累加起来的。这种能量是可以被传递给人类的,当我们个体能够建构起这种能量的时候,个体的存在就形成了某种小宇宙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作为个体,是接近人本身存在的状态,而不是存在于表演性的异化状态;在这样的空间里,世界存在于可视和不可视之间的流动状态里。当我们能够触及到世界的这样一个现实维度的时候,就会感受到世界流动于不同现实的交织之中;而那些被我们漠视的不可见的现实剖面,恰恰是可能解放我们被可视现实束缚的某种利器。
 
建宇的绘画让我们感受到了那个不可视的日常现实维度存在的某种顺畅和愉悦。我们从她的绘画中所看到的滑稽、讽刺和调侃,并不是建宇所要表达的本意,而是建宇感受到了现实之中存在的另外一个夹缝空间:在这里,我们的社会行为会短暂的摆脱一下社会约束,从而在这片刻之间达到一种状态;而这种真实的状态在我们所身处的被异化的现实之中,看上去就变得有些滑稽可笑。但是,建宇在忘却了自己身份的那一刻,却让我们从那些没有宏大题材和个人伤感的画面中,感受到了人自身生存和存在的智慧——她的绘画给我们打开了一扇门。这时候想起我遇到过的一个现实的瞬间,有一天下午,一个漂亮的女孩,一手骑着单车,一手拿着玉米,还时不时的咬上一口。我看着她的背影,很滑稽,但是我也很羡慕她,因为那是真实的。
 
 
首页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