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纽约巴黎驻马店》--胡昉
 
 我很想接着《纽约巴黎驻马店》这个故事的结尾继续写下去:当主人公胡乡的大学生涯行将结束,而他为来自乡村的父亲创造的梦想要继续进行到底的时候,他势必会加入城市中产阶级的行列,而这可能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直接驱动力-毕竟,世界在胡乡们的梦想中并不遥远,似乎近在眼前。段建宇向我们描绘了在中国最为平庸的日常情境中发酵的世界之梦,它令人尷尬,残缺不全,但又令人心动,而从胡乡的故事中诞生的绘画,作为'全球化庸俗研究'的浪漫小夜曲,作为眺望'全球俗景'的取景框,和她此前的'姐姐','箱子'系列产生了更为深刻的联系。最终,我们不仅无法逃避,还将欣然接受这种庸俗的诗意:这也许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令人困惑的生存快感之一。
首页
返回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