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纽约巴黎驻马店》--张小船
 
大学生胡乡为了照顾瘫痪的父亲,把他接到宿舍同住。在那个鸽笼般狭小逼仄的空间里,他为父亲、为自己、为不堪的现实精心营造着一个更为真实可居的“世界”,美好诱人的“别处”。如同在另一本小说中,马可波罗为忽必烈汗日夜讲述的那些幻想中的城市一样,正因其不可见,才仿佛变得可感可触、身临其境。我于是回想起自己的那些旅行,在清晨或黄昏匆忙掠过的座座城市。真实的发生因其留存在并不可靠的记忆里,反倒变得模糊而支离破碎,如同一个无法再次确认的梦境。而抵达本身也似乎被验证为错误——巴黎不再是巴黎,纽约不再是纽约,幸而我们还并没有跑去驻马店。当然,我的或你的版本也有可能是《罗马拉萨胡志明》,然而殊途同归,这些此刻握在你手中缩小了的地图,建宇或胡乡或任何一个人曾随手画在废弃纸盒上的地图,也许便是通向心中那些看不见的城市的某种捷径。虽然从一开始人类便清明醒觉:那不过是永不可抵达的乌有之乡,但依然无法放弃一次又一次兴高采烈地出发。
 
首页
返回
上一篇
下一篇